<em id="qagyr"><acronym id="qagyr"><u id="qagyr"></u></acronym></em>
  1. <tbody id="qagyr"><pre id="qagyr"></pre></tbody>
    <dd id="qagyr"><track id="qagyr"></track></dd>

    <em id="qagyr"><object id="qagyr"><u id="qagyr"></u></object></em>

  2. <th id="qagyr"></th>
  3. <button id="qagyr"><object id="qagyr"><input id="qagyr"></input></object></button>
    <dd id="qagyr"><track id="qagyr"></track></dd>

    <em id="qagyr"><object id="qagyr"><u id="qagyr"></u></object></em>
    <button id="qagyr"><acronym id="qagyr"></acronym></button>

    西安除甲醛_西安室內除甲醛_西安新房裝修除甲醛

    她的流產是主動選擇的人工流產

    文章出處:西安除甲醛 人氣:發表時間:2020-12-11

    姜麗在廣州宜家家居有限公司(下稱廣州宜家公司)工作了整整五年,曾擔任宜家公司產品修復部經理。去年33歲的她,懷孕之后,意外流產。經專業公司檢測發現,她所工作的辦公室內甲醛超標。她認為這是導致胎兒流產的原因,因此一紙訴狀,將廣州宜家公司告上法庭,包括五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在內,合計要求賠償10萬余元。

    2011年9月22日,雙方在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對簿公堂。就姜麗流產與工作環境的因果關系,兩邊展開激烈爭辯。法院最后宣布,案件暫定于10月27日繼續開庭審理。

    33歲懷孕三個月流產

    2005年12月,姜麗通過招聘,進入廣州宜家公司產品修復部,擔任主管。半年后,她升任部門經理,成為公司一名中層管理人員。

    2006年,姜麗結婚了。2010年4月,已經33歲的她,經過準備才受孕———事實上,2008年,她曾計劃外懷孕,但因為當時感冒吃了藥,她進行了人流手術。

    作為一名已經33歲的孕婦,姜麗說她這次格外注意。但沒想到,當年5月27日,她到醫院做孕檢時,發現孕酮降低,并在當晚伴有出血癥狀,確診為先兆性流產,隨后開始保胎治療。但7月1日,孩子還是不幸流產。7月2日,她被迫進行了清宮手術。

    檢測辦公室發現甲醛超標

    姜麗說,在醫院,當醫生詢問她有沒有接觸過甲醛等有害物質時,她才知道,流產與甲醛等有關,進而聯想到自己的工作環境。

    姜麗出示照片說,她所工作的產品修復部,主要負責處理各種退貨、有質量問題的商品和損壞的貨品。70平方米的辦公室里,非常雜亂,那些退換的、損壞的貨品每天流進流出。工作五年來,雖然在辦公室內她經常感到憋悶、頭昏腦漲、喉嚨疼、呼吸道發干等,但想到宜家公司是倡導環保家具的全球性公司,所以一直沒有懷疑過公司辦公室環境空氣污染問題。

    2010年11月10日,休假完畢,準備返回公司上班前夕,姜麗委托深圳市高迪科技有限公司對她所在辦公室的室內空氣進行了檢測,檢測結果讓她感到震驚———甲醛含量超標。

    她遞交給法院的檢測報告表示,她所工作的產品修復部辦公室空氣中甲醛含量檢測值為0.11m g/m 3,超過《室內空氣質量標準》≤0.10m g/m 3的標準限量。檢測報告指出,“輕微超標(1倍以下)的甲醛,對一般人群(不包括孕婦、嬰兒、老人)危害性不是很大。長期接觸低劑量甲醛可引起妊娠綜合癥、引起新生兒染色體異常。在所有接觸者中,兒童和孕婦對甲醛尤為敏感。”

    遭終止合同憤而起訴

    姜麗說,檢測后她結束休假返回公司上班,發現自己的門禁卡被禁無法進入辦公室,電腦賬號被封,甚至遭遇尾隨、隨身挎包被搜查等。

    2010年11月24日,廣州宜家公司正式向她下發《關于終止勞動合同的通知》,表示她與公司2005年簽訂的勞動合同于當年12月4日到期,“公司決定不再與你續簽勞動合同”。

    姜麗認為,這一系列行為,都與她找來專業公司對辦公室空氣環境進行檢測有關。內部溝通未果后,2011年5月,她起訴至天河區人民法院,提出人身損害賠償。她說,,這次流產對她身心造成了巨大傷害,經專業醫生診斷患上了抑郁癥。造成流產的罪魁禍首是辦公室空氣內甲醛污染,要求宜家廣州家居有限公司賠償其醫療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105801 .91元。同時希望宜家能對此事進行道歉。

    向法院提起訴訟同時,姜麗還向天河區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提出了勞動仲裁。(為保護當事人隱私,當事人姜麗系采用化名)

    采寫:南都記者林勁松 見習記者郭濤

    ■庭審焦點

    1

    流產是主動還是被迫?

    宜家方面提出,姜麗已經33歲,平日里生活方式并不健康,這些均可能對生育造成不良影響。她的流產是主動選擇的人工流產。

    姜麗對此表示,她是7月1日胎死亡才不得不做了清宮手術。針對宜家方面稱她曾經3次流產及有不良生活習慣等說法,是一種誣陷,她正與律師商討,考慮另案提起訴訟。

    2

    檢測報告是否權威?

    宜家公司對深圳高迪科技有限公司的資質及權威性提出質疑,認為檢測結果并不能作為庭審依據。

    姜麗對此表示,深圳高迪科技有限公司是經省質量監督局批準并頒發資質,具有第三方公正地位的檢驗技術機構,而且其客戶包括了宜家貿易(香港)有限公司深圳代表處。

    3

    甲醛無處不在?

    宜家公司還提出,甲醛對生殖的影響并未得到科學驗證,且因為甲醛在自然及社會含量中廣泛存在,工作場所并非原告接觸甲醛的唯一途徑。姜麗在宜家工作期間,公司先后有多位女員工正常懷孕分娩,“證明被告場所的甲醛含量與原告流產并無因果關聯”。

    姜麗表示,產品修復部只有她一位女性。她所在的辦公室面積只有約70平米,沒有窗戶通風,僅有的兩扇門也長期關閉。根據宜家公司規定,她所在的辦公面積應不少于200平米,且對于辦公環境的通風等也有硬性規定。


    本文地址:http://www.blog-fx.comhttp://www.blog-fx.com/a/1997.html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所以二中院認為這樣的判決不妥

    返回頂部